上海公司注冊_注冊上海公司_上海牛人島注冊公司代理機構

熱點: 結束無外來管輸天然氣歷 閔行區181條重點整治河道
##form action="/plus/search.php" class="query-form"> ##/form>

多地上報金改方案:面目雷同 緊盯民間資本

時間:2012-09-12 16:00 來源:未知 復制分享 共有評論()條

點擊:

 多地上報金改方案,面目雷同

  一場由各地政府發起的金改爭奪戰正在激烈進行。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獲悉,武漢市政府9月10日舉行會議,原則上通過《市人民政府關于進一步促進金融改革創新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意見》(下稱《意見》),提出在武漢探索建立民間金融街(5.96,-0.03,-0.50%)、民間資本服務中心等一系列金融改革措施。

  實際上,隨著金改概念的發酵,已有越來越多的地區加入到金改競賽中。此前,福建泉州、湖南等地已先后向國務院上報金改方案。但截至目前,湖南、泉州的金改方案均未獲批,使得這場爭奪仍然充滿變數。

  金改爭奪戰?

  武漢市政府官方網站消息顯示,《意見》并未提及要建設金融綜合實驗區的概念,只是表示擬出臺30條金融支持政策進一步服務夯實全市經濟。

  實際上,隨著溫州和珠三角兩個金改綜合實驗區獲批之后,各地的金改熱情持續發酵。8月初,福建泉州宣布報批國家級金融綜改試驗區。隨后,湖南省金融辦在8月底宣布,湖南省金融改革發展專項方案上報國務院。地方政府對金改實驗區的爭奪大戰已然打響。

  福建省今年5月出臺的《關于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發展十一條措施的通知》(下稱《通知》)明確提出,推動泉州國家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綜合改革試驗區建設。泉州上報金改方案之后,其有望成為第三個國家級金融綜改試驗區的消息就不脛而走。

  昨日,接近泉州市政府的人士向本報記者透露,泉州金改方案已于今年3月上報國務院,但目前尚未批準,泉州當地政府正在進行后續調研。

  而湖南的行動更早于泉州。據湖南省金融辦相關人士透露,相關方案早在去年就已上報到中國人民銀行,但目前還在等待批準。“方案內容從上報到現在經過了多次修改,央行也征求過意見。”這位人士表示。

  盡管金改方案尚未批準,但各地已經躍躍欲試。上述接近泉州市政府的人士介紹,當地已經準備成立泉州金融控股公司,而且前期準備工作已經基本就緒。“一旦國務院的政策下來,只需要對現有方案進行微調,確定注冊資本之后,就可以注冊成立了。”他說。

  此外,泉州下轄縣級市晉江,在7月23日的市委常委擴大會議上,通過了《建設海峽西岸金融改革創新先導示范區工作方案》(下稱《方案》),提出力爭到2014年打造完成海峽西岸最具特色的金融改革創新先導示范區。

  武漢雖然沒有在《意見》中直接提出金改實驗區的概念,但湖北金改今年一直是熱門話題,8月份剛剛增加的3家新三板園區之一,即包括武漢東湖高新(7.01,0.02,0.29%)技術開發區。此外,7月25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也明確提出支持武漢等地的金融創新和改革。

  緊盯民間資本

  由于金改方案尚未獲批,各地均未公布方案的具體內容。但從大致方案來看,促進民間資本尋找出路、發展新型金融機構等為實體經濟服務是各地一致的思路。

  上述接近泉州市政府的人士透露,泉州金改主要的思路是希望能在適度的范圍內,對現有的金融制度框架和對金融活動的限制進行突破。

  據公開資料,在泉州市4萬多家工業企業中,中小企業占比超過90%,但僅有四分之一在銀行建立了信用關系。而與此同時,當地民間借貸極為活躍,在告貸無門的情況下,中小企業更多從民間渠道融資。

  上述人士介紹,正是在此情況下,泉州在制定金改方案時,借鑒了溫州經驗。

  而數量龐大的民間資金也亟待尋找出口。籌備中的泉州金融控股公司,就是由當地幾家大型企業集團出資發起。“大家覺得金改方案獲批,會帶來一些政策空間,可以把金融資本和產業資本打通,通過核心企業對富余資金進行調節,解決產業鏈上下游融資問題。”他說。

  福建省出臺的相關文件也印證了這一說法。《通知》提出,在國家批準設立國家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綜合改革試驗區之前,支持泉州開展“區域集優債務融資模式”試點,擴大債券融資規模、試點開展民間融資登記管理制度,適時出臺民間融資管理辦法等。

  而在武漢市政府的相關文件中亦有類似表述。據武漢市政府網站消息,《意見》涵蓋實體經濟與金融關系,涵蓋緩解小微企業融資困難等多個方面。為了驅使資金為實體經濟服務,武漢還將引導民間金融機構聚集,打造武漢民間金融一條街,推動形成民間金融的“武漢價格”。

  “現在全國經濟步入下行通道,保增長壓力較大,地方政府近期對金改充滿積極性。更重要的是,各地方政府想通過金融改革推動經濟社會的轉型升級發展。”廣東省社科院研究員黎友煥分析。

  面目雷同

  泉州、武漢、湖南三地公布的金改初步方案,均將目光瞄準小貸公司、股權基金、村鎮銀行、民間借貸服務中心等領域,“雷同”之處頗多。

  如在解決民間資金出路方面,泉州計劃試點開展民間融資登記管理制度,而武漢則是探索設立民間資本服務中心,并建立民間金融街。

  此外,武漢提出到2016年,全市小貸公司數量由目前的38家發展到120家以上,新設和引進100家以上全國一流的優秀股權投資企業(團隊)等,湖南雖然未對具體目標進行明確規定,但亦有發展小貸公司和股權基金的類似表述。

  值得注意的是,在泉州和武漢之前,作為金改探索的重要內容,進行民間融資登記和成立民間金融街,正是溫州和廣州金改的重要舉措之一。發展股權交易和股權投資基金,則在深圳和珠三角金改方案中反復出現。而武漢提出的探索民間借貸“武漢價格”,幾與廣州無二。

  黎友煥認為,從現狀來看,金改真正需要突破的是具體措施、理念、思維,雖然目前全國各地都掀起金改浪潮,但幾乎都是“自我畫圈圈”,沒有跳出金融體制滯后的框架。因此,真正的改革需要跳出固有的框架。

  在武漢科技大學教授董登新看來,溫州、珠三角的金改方向和目標都非常明確,溫州面臨的問題是解決龐大的民間資金出路,并驅使民間資金回歸實體經濟,而深圳和珠三角的金改則承擔著人民幣國際化和支持產業升級的任務。

  董登新分析認為,泉州、武漢、湖南與上述兩地的情況都不同。武漢作為傳統的重化工業城市,產業轉型的壓力非常大。利用民間資本是一個不錯的方向,但武漢金改的優勢在于最近兩三年直接融資發展迅速,應該利用新三板擴容的機會,大力發展直接融資,調動資本對產業整合的能力。

(責任編輯:admin)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發表評論
發布言論時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
評價:
3d348试机号